看看吧,小县城的关系网有多厉害!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9-6-26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图片20190626214337.png
     
                             ( 1 )

2003年1月22日,邓世平跟往常一样,到新晃一中体育场工地去上班,但自从他离开家门,就再也没有回来。

之前,他是新晃一中后勤处的老师,从事工程质量监督工作。

他当时负责监督的工程是学校的跑道,施工的叫杜少平,是校长黄炳松的亲外甥。

邓老师这个人做事认真,还有点轴,所以在发现工程质量有问题以后,他不但不在验收报告上签字,还不识好歹地向教育局写了一封匿名信。

这么不识时务的人,当然引起了黄校长和他外甥的愤怒。

于是,22号那天,邓老师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单位的工地就那么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

一个好好的人找不到了,他的家人当然要到处寻找,让学校报案,学校说报了,结果派出所根本没有报案记录。

自己去公安局报案,公安局开始不接受,后来通过关系找了个人大代表报上了,却始终没有获得立案。

找政法委反映情况,政法委领导说:

“邓世平失踪是离家出走,家属要负主要责任。”

找检察院,检察官倒是实在:

“黄炳松担任校长十几年,社会关系非常广,与政府官员包括我们的检察长关系都非常好,我不敢帮你,恐怕你在新晃都找不到证据。”

-----黄炳松的妻子是政协办公室主任,政法委副书记是他堂弟,亲弟弟在怀化市经委,小舅子是县政法委的科级干部。

这期间,黄校长在外面放风说:

“邓世平以前就曾离家出走两个月,还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有人曾在南方某城市见过他。”

在本地告状无门,他们家只能到省公安厅投诉。

省公安厅派了一个新晃籍的警官进行调查,这位警官从开始就声称要扫清外围,后来也不知道扫到哪里去了。

这期间,他们为了替邓老师伸冤,四处奔波,却都因为本地执法机关的麻木石沉大海。

直到今年4月1日,督导组进驻湖南开展工作,打掉了以杜少平为首的涉黑团伙,在供述中,该团伙交待了邓世平一案,一具尸体从操场上挖出,这个案件才算大白于天下。

从失踪的那一天到被挖出,邓老师在冰冷的地下躺了整整十六年。
                             
                              ( 2 )

这其实是一个并不复杂的案子。

虽然案件发生后,当地警方并没有立案进行侦查,但他当年年仅15岁的儿子,却通过自己的走访调查,把整个案件的脉络进行了高度的还原。

他先是走访了事发当天跟邓老师有过接触的人,从而确认,最后一个接触邓老师的,是杜少平。

还查到,因为之前的举报和不配合签字,杜少平曾多次表示,要搞死邓老师。

事发的第二天,二十多天没有推土的施工现场,在黄炳松的亲自指挥下,进行了填土。

杜少平自己也并非有恃无恐,在那之后,他跟妻子办理了假离婚,把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妻子名下。

从省厅下来调查案件的邓警官,从杜少平的办公室提取到了血迹,说是带回去跟邓老师的父母做DNA比对,却再也没有了下文。

哪怕我们不是警察,这些与邓老师失踪相关的证据是不是也足够多?

但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并不复杂的案子,那么多明显的证据摆在面前,所有单位都装聋作哑,都视而不见。

公安机关装作看不见。

负有监督职能的检察院装作看不见。

负责政法工作的政法委装作看不见。

甚至很多学校的老师也清楚地知道邓老师的去处,却统统都选择不知道,没看见。

所有的视而不见,都摄于那张看不见的关系网。


                              ( 3 )

几年前,一篇《混在县城》的文章红遍网络。

这篇文章这样描述县城的关系网:

一个县域社会有几十万人口,但是真正有权有势或许只是几百个人。这几百人里面有两三百个科级以上干部,然后有几十个较有影响力的各行各业的老板,再有就是几个有头有脸的江湖人士。这几百人实际上构成了一个熟人社会网络,相互之间即便不熟悉,也会通过其他渠道短时内了解各自的底细。

身处网络中的一个人,如果碰到什么事情需要找网络当中的任何一个人,想一想办法,都会搭上线的。可以说,县城的一举一动、县城的孰轻孰重、县城的风云变幻都在这群人手里掌握着、捣鼓着。


这样的描述基本贴切。

其实不止是县城,在中国任何的地方,都会有这样的关系网存在,只是在县城这个层级,因为宗亲的关系和相对封闭的环境,它比在大城市中运用得更加如鱼得水,更加通畅。

所有这个网中的人,都是利益共享者,是风险分担人,这些人都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所以都默默地守护着这个系统。

换一句话说,这些人,都是深谙社会运行规则的人。

因为熟悉规则,所以即便他们知道邓老师因何而死,为谁所杀,知道黄炳松跟此案密切相关,但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为了维护所在系统的正常运行,他们都选择了明哲保身,三缄其口。

甚至照旧跟黄炳松推杯换盏,有说有笑。

尽管,他们可能是警察,可能是官员,可能是邓老师生前要好的同事。

但只要死的不是自己的亲人,他们全都选择了沉默。


                              ( 4 )

不只是他们,就连我们自己,也或多或少身处这样的网络。

同处县城,自小长大的发小,同窗多年的同学,工作关系的同事,多年衍生的亲朋,多多少少,都会因各种关系形成各种各样的圈子,在这样的圈子里,相互扶持,彼此关照,共荣共生。

-----今天我帮你在孩子上学的问题上行个小小的方便,明天你帮我在车辆违章的处理上提供一点点帮助,如果我是某个单位的领导,我当然会对自己的同学在提拔上多点关照,如果你是医院的医生,你的朋友找你看病难道还需要排队?

谁都不是生活在真空里,有些圈子内的照拂完全可以理解。

但这个事件最可怕的地方在于:

----光天化日之下,一个鲜活生命的离去,竟然都没能撼动那个正常运转的系统, 没能撕破那张触角伸到咯咯角落的关系网,没能荡涤那些为了自己利益麻木的人心。

一个天大的事件,就被黄校长他们如同收了一个不到分数线的学生一样简单地处理了。

没有人说你这事太大了,我可不敢替你兜着。

没有人觉得自己的无视就是杀人的帮凶,晚上睡觉是会吓醒的。

他们还以为这就是违规提拔个干部,私自放个违章车,犯个赌博嫖娼的事的找人求情,打个电话通融通融就能摆平了。

是这么简单吗?

当然不是!

-----这特么是杀人!

-----是一个鲜活生命从此消逝不见,是两个孩子从此没有了父亲,是一个妻子永远没有了丈夫,是一个家庭从此陷入无边的黑暗,分崩离析!

-----是一个人在冰冷的地下躺了十六年却无人问津!

面对这些:

黄校长,你是怎么有心情在同学会上唱歌搞笑的?

政法委的领导,你是怎么心安理得在办公室里道貌岸然的?

放着那么多明显线索不去查的警察们,你们是怎么好意思面对你的警徽的?

那个收到举报信却转身把举报人信息透露给黄校长的教育局工作人员,当你听到邓老师失踪的消息,你的心颤栗吗?

所有或明或暗参与掩盖真相的人,这么多年,你们怎么睡得着的?

----你们不害怕吗?


2003年1月22日,邓老师被杜少平等人杀害。

上面我说的那些人,他们没有拿刀,却为了掩埋真相每人手持一把铁锹。

天雷滚滚,这次,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楼主热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